手机终端下载:

当前位置:茂名晚报 第2018-11-05期 第22版:晚晴

万家灯火

婆婆的保姆

  

李小芬
  其实,她早已不是婆婆的保姆了。自5年前婆婆去世,她就远离了我们的生活。但一直都在我们的视线里。
  八年前,公公住院时,她当陪护。从农村出来,她和老公都在我们的城市打工。老公干建筑活,常年不在家,她在医院做24小时陪护。人勤快,又朴实,很快赢得我们家人的认可。大姑姐动员她来家里当保姆,有吃有住休息好。她答应了。从此成为我家的一份子。她做饭不好吃,大姑姐教她。她有烦恼事,我们帮她。周末聚会,她买好大鱼大肉,和好面、切好菜等我们,饭后又抢着去洗碗。而婆婆给她的买菜钱,即使我们不问,她也自动报账。
  期间,大姑姐帮她老公找了一份援外两年的建筑活,后又建议她贷款买了二手房。婆婆去世后,她离开我们家,去外面打工。她肯出力气,对顾客金牌服务,收入可观。工作太辛苦,加之好不容易怀了孩子,有了小宝贝,她停工在家。后来几次见面,都是来我家聚会。她来吃饭,常常拎上一只土鸡。当然,我们也都对她好。她生病住院,大姑姐去送饭,我给钱。过年见面,我们都给她小孩压岁钱。家里的旧衣,也都搜集给她。
  今年4月,她打电话给我:“姐,我现在拖着个孩子,出去干活不方便。一直在小区幼儿园报名打扫卫生,但都抢不上这活。”哎呀,我们单位也招清洁工呢,上班时间自由,打扫干净即可。“等下次有空缺,我介绍你来。”我一拍脑袋,为自己的疏忽。我找办公室主任,说她来当清洁工,我敢保证一定窗明几净,比单位历任清洁工都优秀,只是,她得带孩子来上班。主任答应了,说先试试。结果,她第一天呆了6小时,所有楼梯扶手、窗户擦得干干净净,卫生间的台面洁白全新,让同事人人惊叹。长期以来,因工资低,单位对清洁工要求不严,干活的人也借机敷衍。只有她,没降低质量。
  后来,看她搭着梯子擦玻璃,我忍不住悄悄提醒她:“悠着点,不用干这么好。后面稍不用心,人家会说你变了。”她羞涩一笑,说社区招工她报名了,孩子也快上幼儿园了,不知到时还能不能干。果然两月后,她来辞工。办公室主任挽留:“没事,不管什么时间,你一天来一次就行。”于是,每天中午都能在楼道看到她的身影。有一天晚上10点,我从外面回来路过办公楼,竟然看到她在大厅拿着拖把。原来,她周一要在社区培训一天,中午过不来。
  接送孩子,在社区上班,还报考了国家的“开放大学”。一人身兼三职,真是太拼了,但她自强不息的精神真令人佩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