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终端下载:

当前位置:茂名晚报 第2018-07-11期 第12版:纸看全球

泰国足球小子已有8人获救 第一批出洞孩子嚷嚷要吃炒饭

走“迷宫”穿越“窒息点”

  本报综合报道泰国清莱府府尹那荣萨9日说,被困山洞的少年足球队成员当天又有4人被救出并由直升机送往医院,至此13名被困人员中已有8人获救。
  那荣萨在新闻发布会上说,10日下午将开始对其余 5人的救援行动。那荣萨表示,9日的救援行动仍由13名外国潜水专家和5名泰国海军救援人员执行。来自泰国、中国、澳大利亚、美国和欧洲等的 100多名救援人员协助救援。那荣萨还介绍说,8日获救的4名少年足球队成员仍在医院接受康复治疗,目前身体状态良好。
  泰国军方官员表示,目前山洞抽水以及对山上溪流的分流仍在进行,希望未来几天天气放晴,有利于救援。
  泰国总理巴育9日下午视察了山洞救援工作。
  12名年龄在11岁至16岁之间的泰国少年足球队员和1名教练6月23日进入清莱一处山洞后失踪。泰国国内外1000多名救援人员进行了近10天的搜索后,于7月2日晚在距洞口约4公里处找到他们。连日来,被困人员一边恢复体力,一边接受洞穴潜水专家的潜水培训。8日,他们中的4人被成功救出。
  特写——
  “我爬的时候,感觉洞壁贴着我的前胸后背”
  泰国海军“海豹突击队”在社交媒体网站“脸书”上写道,两天内8名孩子获救。那荣萨说,9日的救援团队既包括参加过前一天行动的潜水员,也有新成员加入。按他的说法,洞穴内水位保持稳定等有利因素是救援进展顺利的重要原因。
  危险——
  最初1公里要长时间潜水且狭窄
  洞内潜水路线浑浊、迂回,部分路段十分狭窄,即便在经验丰富的潜水专家看来也“足够吓人”。
  13名外籍潜水专家和5名泰国海军“海豹突击队”队员8日进入“銮洞”施救。洞内事先铺设引导绳。少年足球队所在位置距洞口大约4公里。
  从被困位置出发,最初的1公里据信是最难的一段。那里被污浊的洪水淹没,需要长时间潜水并爬行通过一段狭窄通道,最窄处不过60厘米宽。
  按照路透社的说法,13名外籍潜水专家中,10人被安排在最危险的第一公里“把守”,其余3人和5名海豹突击队员一起,一前一后,分组护送4名少年潜出洞穴。
  一名要求匿名的25岁海豹突击队员说,那段通道“实在窄小,我必须摘下氧气罐爬过它。我爬的时候,感觉洞壁贴着我的前胸后背”。
  一名进过銮洞探险的人告诉路透社,銮洞内就像“迷宫”,比他去过的任何洞穴都难以穿行。
  黑暗——
  即使开着手电筒
  大多时候靠直觉
  一名参与救援的潜水员说,即使对那些经验最丰富的潜水员而言,要穿过这一路线也有危险,“足够吓人”。
  “里面非常黑暗,即使开着手电筒。”一名应召参与救援的退役海豹突击队员告诉路透社记者,“我们大多时候靠直觉,在一些地点,独自身处寂静和黑暗中。”
  路透社报道,在通过最危险的第一公里后,救援队伍和4名少年通过一处丁字路口,进入地形多变的通道,经过巨石、沙地和湿滑的峭壁,而后又需要潜水一段。
  8日清莱府出现降雨,但救援队持续抽水见效。在一些大的洞窟,水位下降到可以行走通过。由于需要补充氧气罐中消耗的氧气,救援行动入夜后暂停。
  清莱府府尹那荣萨告诉媒体记者:“只有准备好了我们才会实施救援……因为氧气罐和其他系统需要重新设置。”他说,8日是实施救援条件最好的一天,天气、孩子们的身体状况、水位的控制都处在最佳状态,而下一阶段救援需要同样稳定的状态。
  关注——
  脱险少年“想吃炒饭”
  医生排查“洞穴病”感染
  这4名泰国少年8日晚随同潜水员依次抵达洞口,随后由直升机送往清莱国民救助医院。出于对其他孩子和家长的尊重,泰方没有公开他们的姓名。
  那荣萨9日告诉媒体记者,4个孩子状况不错,“他们说肚子饿,想吃罗勒叶蛋炒饭”。
  参与救援的一名消息人士描述,获救少年看上去疲惫但健康状况良好,“想象一下跑马拉松的人。(他们)就像抵达终点后那样筋疲力尽”。
  路透社报道,4人被安排在单独的病房。医务人员说,将首先检查他们是否出现低体温症以及被称为“洞穴病”的肺部感染病症。这类感染由蝙蝠和鸟类的粪便引发,如不及时治疗,病毒扩散后可能致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