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终端下载:

当前位置:茂名日报 第2019-03-15期 第B5版:荔风

牡丹花下的午餐

  

■谢锐勤
  “你不知道/你的身体里有音乐/有叮咚作响的小东西/有我听不懂的月光/以及我仿佛听懂的鸟鸣。”如果能经常拥有牡丹花下午餐的心境,生活的厚实不就逐渐沁入心田了吗?
  ——题记
  清明时节雨纷纷,烟雨朦胧的上午,翻到《吃茶》,作家王稼句写道:“泡了杯茶,坐在藤椅里慢慢品啜。这时,湖上静悄悄的,弥漫着淡淡的晨雾,远处的山峦约略有点影子。那茶碧绿碧绿的,如同春雨后山中的树色,渐渐地只觉得这茶清而不醇,甘而不洌,口颊生香,芬芳隽永。茶吃了半晌,心底里很是快然,起座离去的时候,不知怎么一来,记起了苏东坡的诗——‘戏作小诗君一笑,从来佳茗似佳人。’”品龙井茶时,王稼句的目光、神态和背影已经融化进由晨雾、西湖和远山所营造出来的诗境中了。
  意境唯美,无限神往。午餐时,暖光下,昨日买的牡丹花妖娆绽放了,娇嫩的粉红色摇曳生姿,书房中传来唤醒万物生长的纯音乐《春野》,从古朴的橡木桶中斟出红酒细细品尝,刚出土的白蘑菇鲜嫩爽滑,我被这不经意间的柔软陶醉了。“须是牡丹花盛发,满城方始乐无涯。”几朵国色天香的牡丹花,便觉得午餐完全融入大自然的清新原野之中,温馨且浪漫。
  想起有一年的春天,在重庆时专门跑到南山樱花树下吃泉水鸡。那顿午餐,风吹过,便有樱花飘落到饭桌,到水池,到身上,装扮出一个樱花烂漫的世界。想起小时候的盛夏,为解决没有风扇和空调的闷热,要么把饭桌摆放到附近竹林下,要么摆放到院子里簕杜鹃下,让徐徐清风和沙沙竹声带来清凉。“花树春连夏,楼台水杂山。”似乎只要亲近大自然,心便得到清静。
  无疑我是喜欢大自然的,尤其在百花怒放的春天里。映山房里几乎都是原木家具,樱桃木餐桌上放的是粉红娇媚的牡丹花,海棠木茶几上放的是素雅高贵的蝴蝶兰,电视机旁放的是金黄灿烂的百合花,水曲柳书桌上放的是白边黄心的菊花,胡桃木大床边放的是黄紫蓝相间的勿忘我,花影缤纷,暗香涌动。“流光容易把人抛,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。”如果每天都能在牡丹花下吃饭,在蝴蝶兰下喝茶,在百合花前闲聊,在菊花边看书,在勿忘我旁入睡,就能够轻易感受到自然的气息与生命的活力了。陌上花开缓缓归,家中花开慢慢赏,当面对钢铁森林与纹路清晰实木家具时,冰冷对温暖,心境完全不同。
  喜欢远行,喜欢大自然,喜欢把旅途中的风景引入到日常生活中,让远行变得亲近,让身心置身于青山绿水中。亲近大自然,与田园对话,可以静听空谷的足音,可以沉淀浮躁的念头,让心变得简单与纯真。“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凉风冬有雪。若无闲事挂心头,便是人间好时节。”生活中不是缺少美,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。只要用心倾听、体会和创造,何处不是生活的艺术?沈从文说:“凡是美的都没有家,流星,落花,萤火,最会鸣叫的蓝头红嘴绿翅膀的王母鸟,也都没有家的。谁见过人蓄养凤凰呢?谁能束缚着月光呢?一颗流星自有它来去的方向,我有我的去处。”明月和清风既是免费品,也是奢侈品,它们从来都是眷顾有心有爱的人。最睿智的人与童心所体味的世界一样,温情而有趣。
  去年入宅时,中学语文老师赠送亲自创作并书法的诗作:“不慕神来不羡仙,带月荷锄种莲田。淤泥烈日身净植,清风半缕在人间。”老师祝福并希望我在城市保持田园之心,享受田园之福,不用去羡慕神仙,自己做快乐的主人。这显然很难,“虽不能至,然心向往之。”书法下面,落地窗边,放置有一幅自己创作的摄影作品《为有源头活水来》,风景为黄河在唐克段的九曲十八弯,以此呼应老师诗作。生活的优哉游哉就跟黄河的婀娜多姿一样,只有用心编织梦想和体验乐趣,只有在幸福的源头上让活水奔腾不息,才可能让梦想开花结果。
  “你不知道/你的身体里有音乐/有叮咚作响的小东西/有我听不懂的月光/以及我仿佛听懂的鸟鸣。”如果能经常拥有牡丹花下午餐的心境,生活的厚实不就逐渐沁入心田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