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终端下载:

当前位置:茂名日报 第2019-03-15期 第B4版:论丛.冼夫人文化研究(11)

经典文献

民族女英雄冼夫人

  



冼玉清
  编者按
  1938年3月7日,《岭南周刊•三八妇女特号》发表冼玉清女士《民族女英雄冼夫人》一文。此文发表至今,虽已81年,但冼玉清女士对冼夫人“妇女为国立德立功之第一人,妇女开幕府建牙悬肘之第一人,妇女任使者宣谕国家德意之第一人,妇女享万民祭祀之第一人”的评价却历久弥新。为弘扬冼夫文化及“好心精神”,本版今日特刊载冼玉清女士的文章,以飨读者。
  妇女为国立德立功之第一人,妇女开幕府建牙悬肘之第一人,妇女任使者宣谕国家德意之第一人,妇女享万民祭祀之第一人
  一、传略
  谯国夫人者,高凉冼氏女也。梁武帝普通间(公元520至526),生于电白县城北十里山兜乡之丁村。世为南越首领。夫人幼贤明,多筹略。在父母家,抚循部众,能行军用兵。每劝亲族为善。由是信义孚于远近。越人好斗,夫人兄南梁州刺史冼挺恃其富强,侵略旁郡,夫人多所规谏,由是怨隙止息。海南儋耳归附者千余洞。梁武帝大同初(公元535)罗州刺史冯融闻夫人有志行,为其子高凉太守宝聘以为妻。冯氏本北燕苗裔,浮海归宋,因留于新会。至融三世为守牧。他乡羁旅,号令不行。至是夫人诫约本宗,使从民礼。每与宝参决辞讼,首领有犯法者虽亲族无所纵。自是政令有序,人莫敢违。刺史李迁仕反,夫人劝冯宝勿轻信其绐,卒成袭击之功。欧阳纥反,夫人不许子冯仆受诱,遂发兵拒境。又识陈霸先为非常人。此其见识卓越,智勇忠爱。大义凛然。有大过人者,及冯宝卒,岭表大乱。夫人怀集百越,诸州晏然。诏州夫人为石龙太夫人。赉绣幰油络驷马安车各一乘,给彭吹一部,并麾幢旌节。其卤簿一如刺史之仪。及陈亡,岭南未有所附。数郡共奉夫人,号为圣母,保境安民。隋文帝时,复平王仲宣之乱,册封谯国夫人,夫人乃开谯国夫人幕府,置长史以下官属,给印章听发部落,六州兵马,若有机急,便宜行事,皇后赐以首饰及宴服。夫人并盛以金箧,并梁陈赐物各藏于一库,每岁时大会,皆陈于庭,以示子孙曰:“汝等宜尽赤心向天子。我事三代主,唯用一好心。今赐物俱存,此忠孝之报也。愿汝皆思念之。”隋文帝赐夫人临振县汤沐邑一千五百户。仁寿初卒(公元601),谥诚敬夫人。明洪武初又封高凉郡夫人。土人则呼为山兜娘娘。以其生于山兜乡也。至今合郡设庙,有司春秋崇祀不辍。谨摘其伟绩,略列于左:
  二、功绩
  1.梁简文帝大宝元年(公元550)夏六月,高州刺史李迁仕反。夫人袭击大破之。初侯景反。广州都督萧勃征兵援台。高州刺史李迁仕据大皋口遣人召冯宝。宝欲往。夫人止之曰:“刺史无故不召太守。必欲诈君共为反耳。”宝日:“何以知之”?夫人曰:“平虏骁将也。领兵入赣石,即与官兵相拒。劳未得还。迁仕在州,每能为也。若君而往,必有战斗。宜遣使诈之。卑辞厚礼,云身未敢出,欲遭妇往参。彼闻之喜,必无防虑。于是我将千余人,步担离物。倡言输赕,得至栅下,贼必可图。”宝从之。迁仕果大喜。觇夫人众皆担物,不设备。夫人击之,大捷。迁仕遂走保宁都。夫人因总兵与陈霸先会于赣石,还谓宝曰:“陈都督大可畏。极得众心。我观此人必能平贼,君宜厚资之。”
  2.陈武帝永定二年(公元558年)夫人平广州刺史欧阳纥之乱。夫人有子冯仆年九岁。夫人遣帅诸首领朝武帝于丹阳。起家拜阳春郡守。已而广州刺史欧阳纥谋反。召仆至高安诱与为乱。仆遣使归告夫人。夫人日:“我为忠贞,经今两代,不能惜汝,辄负国家。遂发兵拒境。帅百越酋长迎章昭达,内外逼之。纥徒溃散。”
  3.隋文帝开皇九年(公元589)夫人迎韦洸入广州,岭南悉定。陈后主至德中(公元583至586)冯宝卒。后遇陈国亡。岭南未有所附。数郡共奉夫人为主。隋遣柱国韦洸等安抚岭外。陈豫章太守徐璒据南康拒之。洸等不得进。晋王杨广遣陈叔宝遗夫人书,谕以归化。初夫人以扶南犀杖献于陈主。至此隋并以犀杖及兵符为信。夫人见杖,验知陈亡。乃集首领数千人日夜痛苦。遣其孙冯魂率众迎洸,入至广州。说谕岭南,诸州悉定。隋册夫人为宋康郡夫人。
  4.隋文帝开皇十年十一月夫人遣孙冯盎平番禺夷王仲宣。时王仲宣反,岭南诸首领多应之。引兵围广州。安抚使韦洸中流矢卒。文帝复使裴矩巡抚岭南。矩至南康,仲宣遣别将周师举围东衡州。夫人遣孙暄将兵救广州。暄与贼将陈佛智素善,逗留不进。夫人知之,大怒,遣使执暄繋州狱。更遣孙盎出讨佛智,斩之。会隋兵于南海,共败仲宣。夫人亲被甲乘。介马张锦伞领彀骑卫从裴矩,巡抚二十余州,苍梧首领陈坦等皆来参谒。还令统其部落。岭表遂定。册夫人为谯国夫人开幕府。降敕书曰:“朕抚育苍生,情均父母。欲使率土清净,兆庶安乐。而王仲宣等辄相结聚,扰乱彼民。所以遣往诛翦,为百姓除害。夫人情在奉国,深识正理。遂令孙盎斩获佛智,竟破群贼,甚有大功。今赐夫人物五千段,暄不进愆,诚合罪责。以夫人立此诚效,故特原免。夫人宜训导子孙,敦崇礼教。遵奉朝化,以副朕心。”
  5.隋文帝开皇十年,夫人降番州诸俚獠。时番州总管赵讷贪虐。诸俚獠多叛亡。夫人遣长史张融上封事论安抚之宜。并言讷罪状。上遣推讷得其赃。竟置于法。敕委夫人抚慰亡叛。夫人亲载诏书自称使者,历十余州宣述上意,谕诸俚獠。所至皆降,文帝嘉之。赐夫人汤沐邑一千五百户。
  三、结论
  论曰:梁陈之间,天下分裂。兵伐扰攘,民不聊生。窃名僣号,四分五裂。冼夫人以一妇人,壮纠桓之气,建底定之功。折冲御侮,为烈丈夫之所不能为。此千古所未有也。祭法以劳定国则祀之,能御大灾捍大患则祀之。宜夫人之血食千载也。可与霍骠姚郭汾阳并传不朽矣。
  链接
  冼玉清(1895年1月10日-1965年10月2日),祖籍广东南海西樵,生于澳门,著名文献学家,杰出诗人,岭南第一位女博学家。为岭南文化研究献出毕生精力,在历史文献考据、乡邦掌故溯源、诗词书画创作、金石丛帖鉴藏等方面功昭学林,被誉为“千百年来岭南巾帼无人能出其右”的“不栉进士”、“岭南才女”。
  冼玉清1920年考入岭南大学中文系,1924年毕业后以成绩优异留校任教,著述甚丰。1927年兼岭大文物馆(初称博物馆)馆长,一直到1949年广州解放。她一生收藏图书不懈,以广东文献为最,辑有《南州书楼所藏广东书目》,先后藏书万余册,藏于“碧琅玕馆”中。从岭南大学任教时起,冼玉清先后兼任过前广州市博物馆顾问、广州市政府文献委员、广东通志馆纂修、广东文献委员会顾问、《广东文物》编纂委员、南京国史馆协修。1952年,岭南大学并入中山大学,冼玉清转任中山大学教授兼中山纪念室(后称馆)主任。1956年任广东省政协委员、广东省文史研究馆副馆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