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终端下载:

当前位置:茂名日报 第2019-02-25期 第02版:热评

年例文化改进小议

  

潘永辉(市区)
  年例是粤西地区的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。随着网络信息广泛传播,年例越来越为更多的人所了解,影响也越来越大。对年例,如何认知、传承、改进,成为一个不可回避的地方文化话题。
  年例文化中的“吃喝元素”是争议比较多的问题。民以食为天,人类再纯粹的文化活动,在其人间现实上,也往往要以“饮食”为铺垫。文人墨客雅聚,饮酒品茶吃饭也随之而雅。于普通民众而言,一年一例,亲戚朋友因情会聚,熟人“生人”吃饭联欢,原是人间乐事,无可否定。把年例文化中的吃喝元素完全去掉,是没必要、不现实的。但是,一段时期以来,“做年例”中出现了攀比炫富、铺张浪费,甚至借此搞关系拉圈子等现象,扭曲了社会风气,引起了很多人的诟病。我们对此倾向要保持警惕,不宜过度吃喝,不宜借此制造不良风气,也不宜借此过量杀生。为了年例的长长久久,应努力提升年例中“饮食文化”的精神境界。苏东坡饮酒吃肉样样不少,也在随缘安身的生活中说过:“人间至味是清欢。”茂名不少传统菜式有大浓大味热情洋溢的特点,年例菜肴表现尤其明显;苏东坡是小隐隐于“清欢”,茂名人可否从家乡味道中品出大隐隐于“大味”,品出文化的自觉和文化的“清欢”,从而有利于体会并润色地方饮食文化精神?
  年例文化中的“迷信成分”也是争议比较多的问题。为了迷信而搞迷信,这是不可取的。也有人认为,在科学人文昌明的当今时代,大部分民众都有了文化自觉,民间的众多祭祀活动仅仅是祖宗遗传的民俗仪式,已经无关乎“迷信”。无论如何,我们对民间民俗活动都应该有一份理解和引导。民俗活动是“非物质文化遗产”的核心部分,去掉了就根本不成其为“非物质文化遗产”,但放任自流也不见得就能“无为而治”。把年例从过于简单直接的“迷信”心理中剥离出来,突出年例文化的活动仪式感,突出其文化遗存和文化考古价值,突出其人文深度和生活气息,是保持其“非物质文化遗产”功能的可取思路。我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,到亲戚朋友同学家里“睇年例”,那时候没看到多少“迷信”氛围,更多的是朴实的民风、自然本色的生活和相亲相爱的人际关系。
  那么,如何更好地改进年例文化?一是努力把年例办成“群众联欢节”。这也是年例的原初含义。在特定的节日,让大家放下平时的生活负累,放下心理包袱,放下人际恩怨,聚在一起,友好联欢,让年例起到化解矛盾、敦睦群民、和谐社会的作用。在很多人觉得“年味”渐淡的今天,如果年例文化去其糟粕取其精华,就能起到保持“天地人和”的文化作用,发挥特殊的文化魅力。二是坚持年例与社会主义相适应,把年例办成社会主义年例(年例本来就有一点“原始共产主义”的影子)。有人也许会说:这样会不会冲淡年例的“传统”色彩?不会的!事物总是要发展变化的,没有一成不变的事物,年例从古到今就经历了无数的变化细节。只要年例“敦睦群民、和谐社会”的本义本质不变,表面形式就不要怕变(合理形式能保留的尽量保留),随时可加入主流性时代性因素。譬如,在集体大场合万众一心唱唱红歌,振奋精神,凝聚力量,地方文化与主流文化相结合,传统文化与时代文化相融汇,也是一种文化创意。这方面广场舞大妈早就实践过了,在年例中推广尝试,不见得是难题。
  家乡水土家乡人,家乡风俗家乡情,勤劳智慧的粤西人民,很会用心,能把自己的日子过出特色,过出朝气,过出“家乡的味道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