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B8版:休闲

<上一版

手机终端下载:

当前位置:茂名日报 第2019-02-14期 第B8版:休闲

垂钓闲情

  生活拾趣
  ●王侏晓
  钓鱼是一件有趣的乐事。我之所以说是乐事,是我自认不是钓鱼发烧友,也成不了钓鱼发烧友。
  曾备足干粮,带足装备,与老婆携小儿到鉴江尖沙嘴江畔垂钓。从日出到日落,转战过几次钓台,浮标就是不肯动一动。直到日落西山,鱼饵倒是用完了,收获却只是一条小小“镰刀”鱼儿。老婆大人长叹揾食艰难,我却说难得一家人走进大自然,与江河握手,接受阳光恩赐。老婆大人笑骂我,我的恩赐算大了,阳光赐我一身黑,真不知要涂几层粉才能白呢!嘻,我才不管哩。当然,那条小小“镰刀”鱼做不了晚餐,我是以一顿鸡饭满足了小儿的胃口,堵住了老婆大人的嘴巴。
  与相熟的钓友去垂钓三几次后,大都笑说我杀气重,鱼不敢来咬钓。确实,很多时候总是见钓友的浮标频频点头,而我的钓竿难见有啥反应。一天下来,他们的网袋往往收获满满鳞光,我的网袋却是肚皮皱皱。有一次,在下钓前,李健兄干脆说:“老王同志你今天就负责捡鱼算了。”因为早些日子,我们一齐下钓,收获可怜巴巴,他笑说是我的杀气赶跑了鱼。李兄说做就做,开料打好鱼窝,六条钓竿一齐下。结果,鱼儿争着咬钩,他收完了这竿的线,那竿又有鱼上钩了。我这边要捡鱼,那边又要将鱼饵系上钩,忙得真有点手忙脚乱。待到分享战利品时,大家一致总结,以后我就做好后勤工作好了。害得我很长一段时间也自问是不是真的与钓鱼无缘。
  哦,这不是说我真的钓不起鱼来,其实我也有过收获颇丰的时候。那次是与小儿到同事家的鱼塘抛钓。那鱼塘从不下料,平时只是放些青草。钩一下塘,就有鱼上钩。我收线收到手酸软,小儿拾鱼拾到手抽筋。不到一个钟头,三四十条鱼进入了网袋。这虽也是一个不错的回忆,我也常拿出来晒一晒战绩的辉煌,但终归感觉得来得太容易,少了一份刺激,甚至觉得不是钓鱼,而是在网鱼。说着说着,就不好意思多说了。
  更多时候,我钓鱼,感觉自己钓的是闲情。周末或假日,约三五钓友,到池塘、水库、江河或溪湖垂钓。能钓到鱼当然开心,钓不到我也不会失望。将钩抛下水后,你猜我在想什么?我在岸上猜测鱼儿!是不是有鱼游到鱼饵旁了?它们在鱼饵旁的馋样是什么样子?鱼儿咬钩的样子是怎样的?……我真的是这样为已上钩和未上钩的鱼儿想的。
  或者,久久不见鱼上钩,我就会到钓友处串一串钓台,数点一下他们的收获,换来他们几声取笑也好。有时我也会用手机拍几幅相片在朋友圈上晒一晒,心情从没因没钓到鱼而坏过。很多钓友都说我不是出来钓鱼的,而是在玩鱼、玩钓、玩自己。对!我就是出来玩自己,能放飞一下心情就好。
  垂钓闲情,天高水阔,鱼我安好,没有鱼来笑我不求它来咬钩,没有风来吹送现实中的烦恼,没有人来在背后说坏话,没有尘世干扰,没有情感纠缠,没有说不出的无奈,没有愁不完的悲哀,没有虚情假意,没有勾心斗角,没有做作,没有伤害。我可以不系鱼饵就抛钓,让鱼儿干等干焦急。我可以将实在太小的上钓鱼儿,轻轻地放回水里。此刻我是主人,想干啥就干啥,管它什么一二三四五六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