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终端下载:

当前位置:茂名日报 第2019-02-12期 第B7版:往事

重回当年的“武装连”

  谢志
  重回当年的武装连,“军垦营房”早已不复存在,映入眼帘的是一条条平坦宽敞的水泥道路,一幢幢整齐漂亮的别墅,那长长的绿化带,里面点缀着红绿黄紫的小花儿,婀娜多姿,迎着阳光摇曳;两边高耸着的太阳能路灯,仿佛在向来客招手,那带着胶乳芳香的晨风,从第三代橡胶园吹过来,令人陶醉。
  原九师七团(火星农场)武装连,是兵团时期最热血沸腾的地方。兵团时期,我和战友们在那里砌建了一幢幢“军垦营房”。记得营房呈“口”字型布局,四边是宿舍,中间是个大操场,操场边斜坡上那条“提高警惕,保卫祖国”的大标语特别醒目。饭堂对面的山坳,有一片很宽敞的平地,胶林茂盛,绿叶如盖,连队的大会和实弹射击都会在那里举行。
  武装连成立的第二年,陆续加入了一批风华正茂,血气方刚的佛山知青,还组建了女排。他们在那里屯垦戍边,备战备荒,白天训练,夜半割胶,除了生活待遇不按军队的规矩,其它诸如干部职务、连排班编制、出操训练、站岗放哨等等,都按军队那一套。开始时,操练是用圆圆的锄头柄代替步枪,后来参谋长去师部要回了一批“三八大盖”,总算有枪了。连长说,老枪也是枪,要爱护武器,不能让枪沾一丝灰尘。知青们放下胶刀就擦枪,整天擦呀擦,把枪擦得锃亮。
  在那激情燃烧的年代,军装是革命的标志,是最“时尚”的服装,人人爱穿,知青们更是钟情军装,为拥有军装而自豪。终于有一天,连队宣布:军装来了!连队为统一“军容”,工作服就不发了,改为每人发一套用绿色粗布缝制的“军装”。在那个买布要凭证的年月,能穿上这样的“军装”也算奢侈了。
  说起军装,让我忆起那个送过我一件军装的新会籍退伍兵,我们同舍而且是邻铺。依稀记得他姓陆,名字忘了,就叫小陆吧。有一次,半夜拉练,急促的哨声响起,我赶紧起床,手忙脚乱,弄了好一阵,那背包还是松松垮垮的。这时,我见小陆也起了床,很是诧异:“今夜你也去拉练?”他说:“不是,我帮你搞搞背包吧,人家都集合了,你还在这里磨蹭。”说完,只见他三两下动作就将背包弄好了,又结实,又落肩,真不愧是当兵出身的。
  不久,参谋长批准小陆回老家去。离开时,他送给我一件半新的军装留念。感谢岁月有情,让我们萍水相逢在热血沸腾的武装连。
  那段激情澎湃的岁月早已远去,还有多少人能够忆起,当年有一批热血的知青,为军垦、为备战,曾在那里挥洒汗水,奉献芳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