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终端下载:

当前位置:茂名日报 第2018-06-12期 第B4版:文化

略谈词语的变异

  梁载桥
  我曾引用过这样一个故事:传说,清朝乾隆皇帝到江南一带巡游到一陵墓前,他指着一个石人问身旁一个翰林:“它叫什么名字?”那翰林却把这个我国古代神话里名叫翁仲的石头人错说成是“仲翁。”乾隆皇帝听了很不高兴,回到北京以后就把这位翰林降为通判了。过后有位秀才还就此作了一首颠倒语诗:翁仲为何作仲翁,皆因窗下少夫工。从今不许为林翰,贬入朝房作判通。
  翰林因知识浅薄回答时把“翁仲”颠倒为“仲翁”闹成笑话并造成不良后果,固然可悲,而诗中的“夫工”、“林翰”、“判通”则有意而为之,是作者借词语颠倒反刺原词语颠倒者,可谓既有诗意又十分含蓄而谐趣。然而,下面这些颠倒置换的词语则另有自己特殊的意义。
  如这句话:“如果不注意清洁周边环境卫生,不仅垃圾污染环境,同时也把自己的行为品德给染污了”。把“污染”颠倒置换为“染污”,词性变了,污染PO11ute=contaminute,(动词),环境受到污染这个动作所涉及,垃圾是污染对象,不注意不行;染污,是带有形容词的陈述式词组,染污的陈述对象是行为品德,而染污,梵语又作klis!t!a。则是烦恼之别称。当然,这都不是什么笑话,而是一种辛辣有力的规劝式讽刺:垃圾污染环境与自己的行为品德给染污同样可耻可怕,因此,你必须认真注意清洁周边环境卫生!
  而首都北京与北京首都都是同位词组,但用起来也不同。如“我爱首都北京。”原因她是全国政治、经济、文化的中心且非常美丽,人们十分向往和热爱,爱的指向地点特定指明是“北京”,“首都”是对北京在某种意义范围的定性限制。“我爱北京首都”就不正确,因为像“北京”“首都”这类词用在一句话里,也叫复指,在表述时,词序要有先有后,不能错位。
  又如,承传与传承,均是偏正词组,侧重的是后者。1、“承传中华民族传统文化艺术。”意思是承习和传播传统的文化/技艺和知识,“承”是“传”的基础,“传”是后继的关键。2、中国关工委决定在全国范围开展“传承红色基因,争做时代新人”主题教育活动,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推向深入。这里,“传”是手段,继承红色基因才是主要的。
  然而,事物总有它的两面性。虽然词语颠倒置换有的闹出笑话,有的意思不同,有的不能错位,还有讽刺意味的,但也有例外。如清朝诗人高鼎的《村居》:草长莺飞二月天,拂堤杨柳醉春烟。儿童散学归来早,忙趁东风放纸鸢。里面的“草长莺飞”,是指农历二月,村子前后的青草已经渐渐发芽生长,黄莺飞来飞去。而有人把草长莺飞颠倒置换为莺飞草长,意思却不变,用法也相同。
  由此可见,汉语言文字博大精深,用时有意或无意,词语顺写或颠倒,都有特殊的意味,学习起来必须慎重。